網站首頁 > 資訊

我,投資經理,在資本寒冬的生存真相

來源:融中財經   作者: 高貴萍   時間:2019-10-31 14:10  字號選擇:

資本寒冬下,當理想走下“神壇”,現實中的投資經理呈現眾生相。

“生活教會了我如何做人。”入職不足兩年的投資經理吳星自嘲,“沒入行之前,一直覺得投資經理的工作特別高大上,接觸各行業大佬,談的都是上千萬、過億的生意。但現在即便KPI減半,也依舊感覺到壓力。”


資本寒冬下,當理想走下“神壇”,現實中的投資經理呈現眾生相。


“目前投資經理開工率也就10%左右。因為沒有錢,即便有項目也投不了。”某老牌機構投資總監楊力告訴融中財經,“市場好的時候,我們不是在看項目,就是去看項目的路上。現在基本上都在辦公室窩著。”


“差的項目風險大不敢投,好項目要么是價格貴沒錢投,要不投不進去,為了獲得投資額度,還要在搞好各種關系上費心費力。”楊力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著上次和某項目領投機構、項目企業喝了多少酒。


有些公認的好項目,費勁周折從基石投資者手中爭取到投資份額,但又會因為沒能在期限內找足資金功虧一簣。這讓楊力倍感遺憾,“找到好項目僅是第一步,后面還有九九八十一難。”


和楊力所在機構投資經理們“超級閑”的狀態不同,吳星所在機構的投資經理們陷入“刻意忙”的尷尬。


“現在投資經理基本上都轉做投后了。” 吳星告訴融中財經,“過往投資的一些項目退出困難而基金又面臨到期,加強了投后管理,比如幫助項目找上市公司實現被并購退出。”


在“項目質量總體下降,優質項目相對缺乏并依舊估值高;已投項目相鄰輪次賬面回報倍數下降,募資周期變長,難度增大”的環境下,一些機構找好了這個時間點下的最佳工作節奏,比如元禾原點。


“和之前相比,投資經理日常工作的最大改變之處是,在投管退三個環節的工作比重的分配。” 元禾原點投資副總裁杜方堯告訴融中財經,“之前會有相當多的時間在項目上,包括項目尋源、執行、交易架構談判、以及投委會溝通工作。而現在投后管和退出安排方面會放更多時間,以便加強已投項目的精細化管理。”


項目難題、強制跟投

下沉市場是金礦還是雞肋?


資金難募,投資經理找項目的標準一再提高。然而在優中選優的過程中,不少投資經理仍感嘆“最長的路是創業者的套路。”


吳星向融中財經講述了前段時間遇到一個奇葩創業者的經歷。


在吳星初次拜訪時,這位企業創始人為他展示了手機朋友圈里的照片,“前幾天某市政府領導來我們公司考察,對我們高度認可。XX國企領導也來考察過我們公司,過些日子可能會有一個大訂單。”


“直到現在,都沒再聽到他們和國企訂單的下文。”吳星說,“朋友圈合影只能說明兩人見過面而已,項目落地情況,技術是否經過商業化檢驗?未來前景如何?規模化生產以及在具體場景的運用等,這些才是我們判斷估值的依據。”


因為估值、盡調等綜合因素,這個項目最終沒有得到吳星所在機構的投資。


投前不易,投后更不易。一些項目在投前投后呈現兩張“臉”,使機構陷入退出難境地。


“前期盡調時,老板訪談好像掏心掏肺,對賭、簽約、保證金、交割、打尾款……所有過程極其順利。”吳星咽下口咖啡,把杯子放在桌上,然后手重重的錘向桌子,“投資之后企業的態度就變得不理不睬,見面就是原材料漲價,不能錯失市場機會等一套說辭,變著花樣兒讓我們追投。這種投后管理很堵心,盼著能趕快找個機會退出。”


除了投前投后的一些“難言之隱”,有些機構“攢項目”的業務逐漸多了起來。所謂“攢項目”,即機構看好某個方向,去找合適的創業者去做,機構持有大部分股份。


張智告訴融中財經(ID:thecapital),往年機構也會攢項目,但從環境變冷后,這類業務越來越多。


去年張智還就職于一家以投文娛見長的機構,機構關注領域由文娛轉消費后,開始捕捉下沉城市的機會。在考察了幾個縣城項目后,張智看到下沉市場的前景,于是,跳槽進一家聚焦下沉市場的機構。


快手和拼多多的崛起使下沉世界的金礦展露一角,越來越多的投資人將目光放在了“五環外”。


張智所在機構的合伙人經常在開會時強調,“我們把錢和技術帶到三四五線城市,或許能投出下一個快手和拼多多。”


微信圖片_20191031135309.jpg


與消費、市場下沉幾乎同步,投資經理的出差地點也在下沉。


帶著蘋果電腦,揣著星巴克會員卡,“張智”們走下飛機,坐上汽車,有時會幸運的在最后一公里坐上三輪車到達出差地。


然而,等待他們的真的是“襁褓”中的“拼多多”么?未必,或者只是雞肋而已。


在考察了幾十個天南海北犄角旮旯的小縣城后,張智對下沉市場有了更深認知,“地方上,人們的生活很‘巴適’,喝個下午茶,打圈兒麻將的功夫一天就過去了。從‘閑’入手或許能挖掘到商機。”


不久之后,張智所在機構投資了X手直播里的一個低端品牌供貨服務商。


隨著5G腳步的臨近,張智心里泛起疑惑,“下沉”能走多遠?如果說移動互聯網紅利是下沉市場入場驅動力,那隨著5G轟烈到來,三四五線城市是否還存在某個真實需求點或痛點,需要一個新產品來滿足或解決?


或許,投資經理的價值正是在這種探索中體現。


沒錢做不了投資經理?


“沒錢做不了投資經理。”沈琛在某聚焦于硬科技的機構任職PR,他告訴融中財經,目前機構中的投資經理基本上都是實現財務自由的人。


沈琛就職的機構實行強制跟投制度。


但凡投委會上通過的項目,從投資經理、投委會小組,到投資總監、合伙人,只要是投通過票的都必須跟投,投資比例隨職位上升而加大。機構有虛擬收益分紅賬戶,每月會按固定比例返回投資經理。


“據我所知,目前機構只有兩個人的虛擬收益分紅返還金額大于每月強制跟投的金額。” 沈琛說,“市場好的時候,我們一年投幾百個項目,每個項目大多在五千萬左右。今年看的項目不少,但投的也就幾十個。”


關于強制跟投制度,融中財經采訪了多位從業者,絕大部分對此持比較認可的態度。


在杜方堯看來,強制跟投有利有弊,“利在于,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LP和GP間的委托代理問題,增強投資經理與投委會,以及LP與GP間利益的統一;弊在于會使一線投資團隊傾向厭惡風險,轉而推較為穩健的項目;這可能會造成一線投資團隊放不開手腳,從而無法投出超額回報的項目。”


受強制跟投制度最直接影響的是投資經理的財務狀況。


據某位知情人士透露,基金的人力成本支出大概在60%~70%之間,一名普通投資經理的薪酬主要由固定薪酬、項目獎金及分成、跟投收益三部分組成。據了解,投資經理每年的固定薪酬多在15萬到30萬之間。


大環境不好,靠業績提升收入的極限可見。每個投資經理的心里都有桿秤,衡量勞動價值的同時,也衡量著未來職場走向。


劉釗是上海人,三年前從英國留學回來后,便加入了某一線知名基金。平時奔馳代步,每身行頭不低于2W,生活講究情調,一年不能低于兩次世界知名景點打卡,否則就會覺得人間不值得,“我不是很care薪水,在入行的前幾年,最重要的是學東西,在行業內扎住根。”


劉釗是一個縮影,據相關調查,在當前90后的投資經理人群中,80%的學歷隸屬清北復交及國外知名學府,家境環境較好。這給了他們“不care薪水”的底氣。


然而,有人留下,就有人離開。


自2018年資管新規正式實施后,一批中小型人民幣基金在掙扎中“死去”,與之同步的是,私募基金從業人數以每天30人左右的速度離開這個行業。


那些離開這個行業的人們


“要說目前投資經理面臨的最大的困難,應該是沒飯吃吧。”楊力告訴融中財經,身邊好幾個就職于小機構的投資經理朋友現在都失業了,比如王波。


王波在2018年初進入一家中小機構做投資經理,很不湊巧的趕上了這波資本寒潮,入職一年多來,手中零投資項目,在天天呼吸彌漫在機構中的“冷氣”之后,他覺得這份工作繼續下去意義不大。


“越來越多的項目傾向產業資本。有些賽道之前估值出現泡沫,下一輪估值一般不能低于上一輪,很多企業不好融資。對于投資機構來說,高估值也不敢接。細分領域對專業知識要求較高。”經過一番思考后,王波轉型做起了FA。


不只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三四線城市的FA人數也越來越多。


“企業項目、投資機構等人脈資源以及自身的專業知識,使投資經理轉做FA優勢十足。他們知道哪些行業容易融到錢,知道哪些機構有錢,哪些機構什么投資風格,據此可以做一個精準的匹配。”


還有一部分投資經理,奔向了BAT等大型企業或國企的懷抱。


據相關數據統計,截至2019年5月,BAT參與的投資案例共102起,占到中國私募股權市場總投資案例的15%。此外,“基本上每個國企下面都有一個投資平臺”。


BAT等大型企業、國企已成為私募股權行業中的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某小機構涉及P2P業務爆雷,資金回流困難,裁掉了80%的投資經理,包括蕭熹。


這讓入行三年多,曾經一日三城出差、打滿雞血和數家機構爭搶項目的蕭熹很是受傷,“雖然平時很辛苦,但投出一個好項目會有巨大成就感,業內也會比較認可。我很享受這種充滿挑戰的過程,不會離開這個行業。”


在朋友的內推下,蕭熹剛參加完一家國企戰投部門的面試,在他看來,走向大公司投資部門可以使投資經理的職業生涯得以延續。


見仁見智,追求不同,選擇就會不同。


機構青黃不接,年近四十的佟福選擇了創業,“以我的年紀和資歷,在機構靠業績做到合伙人位置的概率很低,大公司戰投部的所有業務都圍繞公司核心業務開展,在開展業務時肯定會受到各種限制。” 


佟福在多年的投資經理生涯中,接觸了上百個項目,對于各種商業模式能否落地有著自己的思考,再看到某個細分領域的創業機會后,他選擇了拼一把。


創業九死一生的道理誰都懂,但投資經理的經歷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創業成功概率,這給了佟福創業很大的勇氣和底氣。


寫給抗周期的投資經理們


微信圖片_20191031135316.jpg


“你只要做金融行業,就一定得做好扛周期的準備。”一名基金合伙人在一次公開場合表示,“寒冬來了,你們不一定要看那么多項目,出手的機會也不會很多,但在這期間,你可以積累一些旺季的時候積累不到的思考。”


1993年,風險投資基金在中國萌芽。蓬勃發展時期,投資經理隊伍日益壯大。


2002年,創業板未能如期上線,退出通道遇阻,創投機構成批“死亡”。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國內企業上市數量、融資額和平均融資額均創三年來新低。


2009年,創業板開板,一級市場的退出通道打開,私募股權基金再現熱潮。


2015年,“雙創”風潮來襲,股權投資從業者一年內增加了近三十萬人。


2018年,資管新規頒布,人民幣基金募資總額同比下降近七成,至今“寒冬”、“至暗時刻”的聲音不絕于耳。


經濟周期綿延回落,一級市場跌宕起伏。


“他的日子好起來會好得花團錦簇,糟起來也會糟得一塌糊涂。” 正如巴頓·比格斯在《對沖基金風云錄》中所說,投資經理的日子也忽明忽暗。


然而無論宏觀趨勢如何變化,投資管理的需求一直都在。真格基金王強曾在一次公開場合表示,“由于新科技會帶來一波商業模式的創新,我們也要求整個團隊的投資人們下沉,理解這些科技的基本規律和本質,這可能會讓我們投資的準確率提升。”


未來,在變與不變之間,投資領域的“工匠精神”會越加受到青睞。


“技術和產品的壁壘是 VC機構關注的重點,但如何理解‘壁壘’以及行業更深度的研究,是需要機構和投資經理長期積累的。值得一提的是,VC的投資邏輯越來越多元。創業團隊應擁有跨界愿景、產品擴展潛力、技術創新及壁壘、精細管理運營、較強的商業能力等優勢,才最有可能成為未來的明星企業。”在如何辨別優質項目上,遠瞻資本市場總監Susan給出了建議。


現在,最適合投資經理做的事情,在杜方堯看來,是要守正出奇,根據外部環境動態調整投資思路并尋求突破:


“重新審視之前接觸過但沒投的一些項目,而這些項目因項目進展或風險釋放等因素,已經具備投資價值;試水深度參與項目組建與運營的主動投資;投后管方面更加精細化管理,投入更多時間精力,并注重已投項目間的協同。” 


寒冬漫長,依舊屹立“船頭”的投資經理們,不妨練好內功,持續精進。因為只有強大的心力,才能守望黑暗隧道的曙光。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吳星、楊力、張智、沈琛、劉釗、王波、蕭熹、佟福均為化名。)

關鍵詞:投資 私募基金 VC 
分享到:

版權聲明:
來源及作者標注為融中財經融資中國的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如需轉載或內容合作請聯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融中財經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而刊發,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雜志

在線訂閱
2019年09期
2019年09期
從華人文化到CMC資本: 老牌“文娛帝國”的科技雄心
2019年08期
2019年08期
2019年盤點:那些信息技術黑馬GP們
2019年07期
2019年07期
美元基金缺席的科創板能否成為中國的“納斯達克”?

機構專欄

  • 澳銀資本
  • 松禾資本
  • 上汽投資
  • 嘉實投資
首頁
股權投資機構
LP
行業
新金融
會議
會議報名
往屆回顧
定制活動
推薦會議
研究
榜單
報告
關于我們
招聘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版權所有:融中財經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霞光里18號佳程廣場A座20層D單元  合作熱線:010-84467811  備案號:京ICP備11038469號-1
福建快3走势图1000期 微信捕鱼达人h5挂 平台自媒体怎么赚钱吗 ui设计工作室赚钱 广西麻将怎么算中码 沈阳雅阁专车赚钱吗 陕西麻将群1元2元1分 小广告推广公司赚钱吗 金辉彩票苹果 做木材赚钱吗 赛马会彩票游戏 qq三国如何赚钱2015 大发娱乐安卓 苹果手机买qq会员赚钱 大兴彩票群 期货营销怎么赚钱 24小时上下分麻将电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