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資訊

母基金失血2019:認購金額攔腰砍 ,地主家也沒有余糧了

來源:融資中國  時間:2019-06-19 12:06  字號選擇:

去年以來,GP募資愈發困難,追根溯源,銀行和保險出資受阻,地方財政的錢包也不再像以往一樣鼓。這讓市場化母基金政府引導基金都要面對更多挑戰。


母基金 | 金額 | 認購


“作為母基金,我們募資也很難。民營企業家都告訴我:‘哎呀,下次吧!明年吧!’我問:‘你錢到哪去了?’現在的錢要不就是投出去沒回來,要不就是他們(民營企業)把口袋看得緊緊的。”中國科學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科控股)董事長吳樂斌告訴融中財經。


“我們的成果轉化基金,最初認購額130億,最后落地的只有六七十億,原因就是政府沒錢了。”


募資雜癥:地方政府錢緊、民營資本謹慎


業內人士將2018年看作是中國母基金行業深度調整的一年。


事實上,2018年是中國母基金行業增速全面放緩的一年。市場化母基金規模開始萎縮,政府引導基金增長速度也首次出現放緩。


去年《資管新規》后,銀行的錢斷流,而大部分的政府引導基金的錢有不少來自于地方政府向銀行擔保獲取的貸款額度。因此,銀根縮緊和監管趨嚴對政府引導基金募資產生不小的壓力。


基于種種因素,讓市場化母基金和政府引導基金增速開始放緩。


“有錢是良性循環,沒錢是惡性循環。”吳樂斌坦言。“募資難,就像無源之水。退出難,就像堰塞湖。進不來出不去,加上國資保值增值以及問責的情況下,讓國資的錢很難到位,那么民營資本就更進不來。”


2008年,國科控股開始基金投資,此后,這項業務從國科控股的一個業務部門獨立出來并成立了母基金管理公司,在原有的基金上進行了轉型。


吳樂斌介紹,目前,國科控股有三支母基金。第一支是中國科學院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基金,這一專項基金由國科控股(中國科學院控股有限公司)作為基石投資人,聯合中央和地方政府引導基金、金融資本及社會資本共同設立。吳樂斌透露,這支基金科學院出資5億人民幣,撬動20倍社會資本,共募集100億。


第二支是聯動創新基金,主要投資于高新技術產業和創新型企業。“我們出資50億人民幣,調動社會資本10倍,將共募集500億。”


第三支是綠色發展基金。吳樂斌表示,這支基金正在計劃籌備中,國科控股預計投入5億左右。目前,成果轉化基金在運行中,聯動創新基金也將在今年開始運行,綠色發展基金仍在籌劃中。


雖然手握三支母基金,但吳樂斌也感到募資越發艱難。一般而言,這類基金的募資對象為地方國企、央企、政府財政等。但目前看,地方政府債務問題和財政收入不及預期導致地方政府在出資上的緊張。


“現在我募資的話,找政府,我跟政府要。但政府也沒錢了啊。”


吳樂斌透露,在科技成果轉化基金募資時,一度超募,各方認購踴躍,最多的時候,一度達到130億。不過,真正到位的只有一半。“政府認購完了不兌現,原來認購意向有130億,最后能真正到位的也就60、70億。”


“地方政府的、中央金融機構我可以要錢,但是比原來的錢少多了。”吳樂斌說。


除了地方政府,大型金融機構也是母基金募資時很重要的對象。不過,外界環境壓力,這類金融機構開始更加謹慎,在選擇出資時,往往有一些特殊要求,如優先級LP、設保護層等。


“政府、大的金融機構一般要設保護層。比如‘你中國科學院跟我們省政府、部委簽一個全面合作協議。’有了這個政治框架以后,再往下,具體的項目,還要求我們的錢在前頭,他們的錢在后頭。”


“因為我是母基金,我給人家錢。現在我也要募資。我找這幫民營企業家,他們都告訴我:哎呀,下次吧!明年吧!我問:“你錢到哪去了?不是投出去的沒回來,就是對待投資更謹慎,他們把口袋看得緊緊的。”吳樂斌說。


政府引導基金3.0模式


根據基金研究中心報告,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國母基金全名單共包括389支母基金。389家中,包括市場化母基金82家,總管理規模4504億人民幣,較2017年在管規模3606億元增長24.9%。


也就是說,政府引導基金在整體資金規模上,仍占據了整個市場的大頭。雖然去年政府引導基金增速首次放緩,但目前市場人有不少人仍保持積極的看法。


云和資本創始人、董事長趙云認為,目前,收緊的局面正在不斷向好調整。


“政府引導基金起到了一個牽牛鼻子的杠桿放大作用,首先政府引導基金他自己放大了,比如說政府出20-25%,他會放大4-5倍,這里面會有地方政府的、國家的、金融機構的、社會出資人的資金參與進來;母基金投向子基金后又起到一個4到5倍的放大作用,這樣發揮的資金引導作用還是非常明顯的。資管新規出來影響還是挺大的,雖然起到一定規范作用,但很多真正做事的基金遇到了困難和壓力,不過只要努力還是有解決的辦法。現在銀行相繼成立了自己的基金管理機構,也在加大對外投資,包括保險資金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基金來源,這種收緊的局面應該在不斷向好調整。”


截至2018年底,政府引導基金共306支,總管理規模達到16920億元人民幣,比2017年管理規模13296億元增長27.3%。全部389家母基金目前總管理規模達21424億元,比2017年末增加26.7%,相比2018年中20370億元增加5.2%。


事實上,除了國家層面的幾支大規模引導基金外,各地方政府,甚至縣級政府也在嘗試設立引導基金。趙云指出,政府引導母基金需要盡可能做到職責明確、管理分開、目標清晰。具體要充分利用各類外部資金的杠桿,促進和吸引優秀的投資機構、基金管理機構,還有社會資本參與。


“除了國家層面的幾只大的引導基金,很多地方都有,各地市有很多,甚至縣級政府也在嘗試設立引導基金,如何做的更好,首先要職責明確、管理分開、目標要清晰,市場化專業化去運作,要有專業化的團隊,絕大部分母基金做的很好,但有時候也會遇到人才缺乏的困難,他也會不斷培養,或者從外部引入優秀的管理人才。”


近日,青島市首次以公開招標的形式,面向全球為基金尋找運營機構。也種做法已經成為常態。


目前,政府引導基金的管理模式主要分為基金自管和基金委管兩大模式。而根據政府參與度的強弱,還可以進一步分為政府直接管理、國企出資管理、國企委托管理、第三方委托管理、合作設立母基金五類。


水母研究院馬文告訴融中財經,近年來大量三四線城市均各自設立了大量政府引導基金,與此同時,由于這些三四線城市缺乏政府引導基金的專業管理人員,很多成員來自政府其他職能部門,對VC/PE 基金的運作并不熟悉。


因專業管理經驗欠缺,個別子基金還曾遇到與政府引導基金初談后、實際上開始申報等工作已經間隔1-2年。


“政府引導基金在主觀上都希望與優秀GP合作設立子基金,從而能夠更好實現政府的政策訴求,但優秀GP的數量畢竟是有限的,在政府引導基金大爆發的背景下,不同地區政府引導基金之間的競爭越來越強烈。”


在這一領域,深圳一直走在前列。深創投政府引導基金管理總部總經理申少軍此前表示,“我們在全國設立了103支政府的引導基金子基金,政府拿一部分錢,我們出一部分錢,社會募一些錢,進行有效管理。我認為是引導基金的2.0時代。通過政府這只手,又通過市場化的手段引導了創業環境。現在是3.0時代。”


2016年,深圳政府設立1000億的政府引導基金前,內部曾有兩種思路,一種思路是重新組建一個基金管理公司,第二向市場尋找優秀的管理者。后來經過仔細遴選,深創投成為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的管理者。“我們經常說深圳市政府引導基金跟深創投是一個緊密的關系,緊密到什么程度?一個法人,一個董事長,既是創新投的董事長,也是深圳市引導基金的董事長。”


“我們的政府1000億的投入,但是下面開了什么花、結了什么果呢?2018年子基金投資項目1723個,投資規模超過900億,起到很大的放大作用。”


趙云提到:“我們的經驗之一就是和優秀的、開明的地方母基金共同聯合直投項目,并幫助項目落地,并為被投項目協調好的政策和條件,比如江蘇無錫太湖母基金、西藏自治區母基金、無錫新區新動能母基金等,母基金和子基金之間是協同的,母基金要有開放的、好的政策,我們子基金投資好的項目同時母基金也會考慮跟投。另外地方母基金要和當地的招商團隊配合好,配合好,就會形成強大合力,如果配合不好,資金的招商作用就會減弱。”

關鍵詞:母基金   金額   認購 
分享到:

雜志

在線訂閱
2019年04期
2019年04期
盡管近年來眾多機構爭相扎堆頭部企業,希望在越發充滿不確定性 …
2019年03期
2019年03期
2016年,雙創最熱鬧的時間節點,科技部火炬中心曾聯合某戰略研究…
2019年01、02期
2019年01、02期
2019年1月16日至18日,由融資中國、中國投資論壇主辦,融中母基…

機構專欄

  • 澳銀資本
  • 松禾資本
  • 上汽投資
  • 嘉實投資
首頁
股權投資機構
LP
行業
新金融
會議
會議報名
往屆回顧
定制活動
推薦會議
研究
榜單
報告
招聘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版權所有:融中財經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霞光里18號佳程廣場A座20層D單元  合作熱線:010-84467811  備案號:
福建快3走势图10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