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資訊

屢“被”上市,去P2P化的陸金所何時能為平安帶來下一場資本盛宴?

來源:融中財經   作者:云迦爾   時間:2019-06-14 14:06  字號選擇: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中國平安旗下陸金所因一直無法在內地取得網絡借貸經營許可,致上市計劃受到重重阻撓。中國平安計劃斥120億美元(約942億港元)回購陸金所股份,回購方案或涉及交換平保的A股及H股”。


對此,陸金所和中國平安紛紛作出回應。


陸金所方面表示,正在積極備案,并已按監管最新要求做好備案前的準備工作。會根據公司業務發展需要及市場情況做好資本規劃,目前沒有上市時間表。


中國平安回應稱,公司沒有任何重大收購計劃,也沒有應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


去P2P化能為“網金頭部”上市貢獻多少力量?

  

中國平安年報披露,陸金所控股數月前完成 C 輪融資,融資后估值為394億美元。


與此相對應的,中國平安旗下子公司平安創新資本在陸金所的股權,從公司初創時的74.91%減少到2017年末的43.76%,在完成了C輪的13億美元融資之后,其持股比例還將進一步被稀釋。如此,陸金所在股權結構上,也就更加接近海外金融企業。

 

image.png

(陸金所融資歷程,數據來自天眼查)

 

目前,陸金所控股已是中國乃至全球領先的綜合性線上財富管理與個人借款科技平臺,同時也為金融機構和地方政府提供全套金融解決方案。


中國平安2019年一季報顯示,陸金所控股的收入與利潤持續穩健增長。截至2019年3月末,在財富管理領域,資產管理規模較年初增長2.0%至3767.07億元;在個人借款領域,管理貸款余額較年初穩健增長7.5%至4031.21億元。


成立于2011年的陸金所,隸屬中國平安集團旗下,自2012年開始推出P2P業務,交易量長期居于同行業之首,在2015年第三季度超過了網貸鼻祖Lending Club,成為全球第一大P2P平臺。


2011年,雖然美國經營P2P的Lending Club已運營了5年,但P2P概念在國內還是“知者甚少”。平安集團嗅出了P2P的潛力。2011年9月29日,陸金所在上海注冊成立,公司全名為上海陸家嘴國際金融資產交易市場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陸金所”。 


2012年3月,陸金所推出網絡投融資平臺lufax,標志著“銀行”、“國資”背景的陸金所正式進軍P2P行業。當時的P2P“玩家”中,大部分為民營企業,由于陸金所“身份”的特殊,lufax一經推出就被廣泛關注。


2013年,陸金所開辟了新戰場,上線針對投資人和企業融資的金融資產交易平臺Lfex,開始多元化發展。


憑借中國平安的聲望以及平安旗下的擔保公司承擔擔保責任,陸金所的P2P業務在行業內“攻城略地”。2014年時,陸金所被美國的P2P研究機構Lend Academy評為“中國最重要的P2P公司”,以線上交易服務“殺進”P2P全球三甲。


2015年,陸金所P2P業務首次超過美國的P2P平臺Lending Club成為全球第一大P2P平臺。摘此桂冠,陸金所僅用了不到四年時間,非常“兇猛”。


陸金所首次在公開場合提及上市是在2016年。彼時的陸金所備受資本青睞,剛宣布完成12.16億美元B輪融資。


正當此時,國內監管環境發生變化,互金行業遭遇寒冬,陸金所在A股上市的計劃隨之擱淺。


曾幾何時,如火如荼的P2P是吸引投資人的最動聽故事,但當這一重要“利好”不在之時,陸金所確實需要諸多努力。


“去P2P化”或為陸金所上市的第一步。


實際上,在去“P2P”標簽化這條路上,陸金所始終動作頻頻。早在2015年3月,平安集團宣布整合平安直通貸款業務,陸金所轄下的P2P小額信用貸款以及平安信用保證保險事業部成立“平安普惠金融”業務集群,這一舉措被認為是陸金所剝離網貸業務的信號。


實際上,互聯網金融平臺為轉型而剝離網貸業務并非陸金所一家。2016年9月,品鈦PINTEC集團宣布拆分為品鈦和積木兩個集團,將旗下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平臺積木盒子劃分至新成立的積木集團。


包括陸金所在內的互聯網金融平臺之所以極力淡化P2P的品牌屬性,一方面,監管機構早已經確立了穿透式監管原則,不可能通過更名來規避監管;另一方面,自2015年下半年P2P頻繁跑路以來,P2P的口碑一直在衰減,而網貸新規的出臺,也限制了這個行業做大做強的愿望。


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12月,陸金所將所有網貸業務移交陸金服,逐步剝離P2P業務。


盈利難題是互金公司上市的另一阻礙。為了實現扭虧為盈,陸金所作了一些努力。2016年完成業務重組,相繼并入重慶金融資產交易所(“重交所”)、前海金融資產交易所(“前交所”)以及平安普惠,加上陸金所形成“三所一惠”的戰略布局,業務分別覆蓋財富管理、機構間交易以及消費金融領域,縮減P2P業務交易量,在此之后,陸金所迎來了成立以來的盈利拐點。


在2017年的財報中,陸金所首次實現全年整體盈利。截至2017年末,陸金所資產管理規模達4616.99億元,較年初增長5.3%;管理貸款余額2884.34億元,較年初增長96.7%。


頻頻踩雷的背后:風控存疑、高管動蕩


在監管趨嚴的背景下,收窄甚至剝離P2P業務是陸金所試圖轉型的一個縮影。但轉型之路頗為不順,求變歷程屢屢受阻,管理層動蕩疊加風控難題首當其沖。


2008年下半年,陸金所踩雷問題上市公司神州長城成為媒體報道的焦點。這之前的踩雷名單包括龍力生物、凱迪生態、東方金鈺。


陸金所涉及神州長城的資管計劃有2個,分別為“同吉58號”、“同吉59號”,均為陸金所代銷的同吉系資管計劃,資金投向為“長安寧-神州長城流動資金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通過長安信托通道向神州長城提供信托貸款。


公開資料顯示,同吉58號成立日期為2017年8月24日,運作期1年,起投金額100萬,利率6.8%,資金規模6000萬。同吉59號成立日期為2017年7月10日,資金規模4000萬。


2018年7月10日和8月24日,這兩個產品分別到期后,均未如期兌付,最終以延期的方式處理。


2018年9月11日,大同證券發布公告稱:“長安寧-神州長城流動資金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自9月6日終止,故兩項資管計劃按約定均于2018年9月6日提前終止。


資料顯示,該資管計劃的風險等級為R4級,并不保本,這就意味著若神州長城違約,投資者將會面臨血本無歸的局面。


上述資管計劃放款給神州長城時,無任何抵押和質押,只有神州長城董事長陳略個人擔保,因此風險極高。


陸金所作為前端代銷平臺,不承擔任何責任,這在一定程度上引發了投資者的不滿。不少投資者是沖著陸金所強大的品牌效應,才選擇了上述產品。在法律層面,陸金所雖能在“暴雷”中獨善其身,但由此引發的惡性信任危機,則會對陸金所產生深遠影響。


持續的暴雷事件,讓資本市場對陸金所的風控機制存疑。


除了遭到質疑的風控機制,高管動蕩是陸金所轉型或是上市的另一大風險。


自成立以來,陸金所共計更換4任總經理。首任總經理為史良洵,其后分別為周廷源、謝泓源和現任總經理葉朋。


從現任總經理葉朋的履歷來看,其歷任阿里巴巴集團淘寶商城(現天貓)總經理、阿里小企業業務事業群總裁及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在此之前,曾任百度COO、蘋果中國區總經理及摩托羅拉亞太區副總裁等職。


葉朋并無金融行業相關背景,這也是他被外界質疑的重要原因。


副總經理職位的更替也是頗為頻繁。據相關資料,目前已經有至少8名副總經理已經從陸金所離職,包括黃黎明、楊冀川、楊曉冬等。官網顯示,現任兩位副總經理分別是黃文雄、毛進亮。


image.png

(據陸金所官網)


80%互金平臺出局,互聯網金融大潮退去?


幾年前,對于上市公司而言,與互聯網金融或者P2P扯上關系,甚至會因為炒作而不斷推升市值。


2017年被市場稱之為互金上市元年。從2017年4月信而富登錄紐交所,到圣誕節前夕樂信集團掛牌納斯達克,2017年國內掀起了互金企業境外上市熱浪,共有7家“互聯網+金融”公司搶灘境外市場完成華麗轉身,融資金額合計約205億元人民幣。


客觀地說,“上市”不等于“上岸”。這幾家炙手可熱的明星互金公司,在上市浪潮中,股價曾幾度集體暴跌,被網友調侃稱“帥不過三秒”。


在經歷了幾年野蠻生長后,2018年開始的P2P暴雷潮,不但讓入局的投資者損失慘重,甚至上市公司也因為參股了P2P,而牽連到債務問題,損失慘重。


從當初打著普惠金融旗號的互聯網金融,到如今躲之不及的P2P概念,反映的是監管加強之下,越來越規范的市場,以及更好的保護投資者權益的努力。


第一網貸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末,全國基本正常P2P網貸平臺1363家,在總計7703家當中占比僅為17%。剩下的平臺已不足兩成,八成的平臺淘汰出局。


中國互聯網信貸市場局面至此,和整個產業的發展狀況密切相關。互聯網信貸是金融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自身卻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因素。從事互聯網信貸的機構,往往并不具備金融牌照,甚至不具備金融業的從業經歷,在這樣的情況下,匆忙上馬的互聯網信貸,看似紅火,其中卻蘊藏著巨大的風險。


2018年6月前后,整個互聯網金融產業出現風險連環爆發,引發了整個產業的一個大變革,產業洗牌開啟,大量的機構開始退出市場。這對于互聯網金融機構來說其實并不是一件壞事,因為只有真正存活下來的企業才是值得市場信任的企業,洗牌結束之后將有可能引發產業合規的第二次發展。


安信國際陳楊輝對《融中財經》表示,“如果P2P平臺品牌夠強,能夠融到投資人低利息的資金,且有較好的風控能力,那么,隨著強監管下的市場出清,剩下來的平臺可能會迎來贏家通吃的局面”。


2018年以來,陸金所的發展速度有所放緩。金融去杠桿政策、“資管新規”對整個金融行業產生深遠影響,新興的互聯網金融企業需要更加規范地運行。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陸金所調整了理財產品結構,進行了業務的適當收縮。但一些高流動性、高收益、低門檻產品的下架,使得陸金所缺失了原有的產品優勢,留下來的產品也遭遇激烈競爭。


互聯網金融企業因為業績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使得上市之路異常曲折。這從市場的回應便能看出,陸金所在完成B輪融資時,其市場估值大約是600億美元,而在C輪融資之后,則下降到約400億美元,可見,投資者對陸金所的看法也在不斷發生變化,但不管怎么說,陸金所走資本市場的道路已是必然趨勢。


陸金所作為中國平安在金融科技領域的重要棋子,在經歷了去“P2P化”、多方轉型之后,能否撐起約400億美元的估值,為平安帶來下一場資本盛宴,資本市場非常期待。


版權聲明:
來源及作者標注為融中財經融資中國的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如需轉載或內容合作請聯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融中財經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而刊發,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雜志

在線訂閱
2019年05期
2019年05期
羊毛出在豬身上,先積累用戶,然后再從其他地方獲得收益。只要 …
2019年04期
2019年04期
盡管近年來眾多機構爭相扎堆頭部企業,希望在越發充滿不確定性 …
2019年03期
2019年03期
2016年,雙創最熱鬧的時間節點,科技部火炬中心曾聯合某戰略研究…

機構專欄

  • 澳銀資本
  • 松禾資本
  • 上汽投資
  • 嘉實投資
首頁
股權投資機構
LP
行業
新金融
會議
會議報名
往屆回顧
定制活動
推薦會議
研究
榜單
報告
招聘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版權所有:融中財經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霞光里18號佳程廣場A座20層D單元  合作熱線:010-84467811  備案號:
福建快3走势图1000期